抗疫三年才迎来新冠大流行,这说明什么?
发布日期:2022-12-14 09:31    点击次数:203

作者 | 燕梳楼

谁也想不到,动态清零最后清的不是阳。

其实最早广州爆发的比较厉害,其次是重庆和郑州,根本没北京什么事。

身在北京的老胡就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对北京防控的信心,直到后来自己也被封了,才有了切身之痛。

现在官方的统计数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,大家参考的往往都是身边统计学,从身边亲友同事感染的概率,来判断当前的社会感染面。

但网上的北京显然比广州情况要糟糕,一度传出医疗系统瘫痪的消息。加上王石、刘强东、饶毅等名人圈流行晒阳谈感受,给人一种阴性快被清零了的感觉。

相比较大佬们排队晒阳,退而未休的老胡则重操旧业,在医院找到了当年跑国际新闻的感觉,亲自采访了排队路人、科室医生,并且领教了120电话有多难打。

但也还原了北京当前的真实情况,发热门诊患者虽然明显增加,但仍在可承受范围,谈不上医疗瘫痪,可能武汉的情况更严重一点,据说有人排了6小时的队,就是为了拿药。

正如医生所说,大部分人到医院排队看的不是病,因为外面买不到药,只有跑到医院排队找医生开药。也有部分患者是为了求安慰,就是想跟医生确认一下有没有事。

虽然最近市监部门重拳出击,查处哄抬药价的行为,但黑市上一盒连花清瘟依然卖到了200多块钱,有个门店一天竟然卖出了40万盒,怪不得被誉为“药中茅台”。

事实上,专家已经反复辟谣,连花清瘟并不具备预防和治疗作用,而且也有上百种可替代药,没有必要非连花清瘟不可,更没有囤药的必要。

如果连花清瘟真的有效,疫情早就过去了。

但120呼叫量激增是真实存在的,差不多是平时的6倍,但这其中70%的咨询都是因为认识不足,这导致真正的危重症患者或者是其他病人没有机会打进120,影响了急救效率。

所以医院方面也紧急呼吁,非急危重症患者,请勿拨打占用120资源。

见识的专家多了,才知道谁最靠谱。有网友把一些专家近三年的讲话拿出来对比,那种反差萌真是不堪入目。

相比较而言,反倒是此前被骂为汉奸卖国贼、“文宏不死国难不已”的张文宏,前后观点并没有太大的差别,可能这称不上风骨,但至少也算是一种科学精神吧。

上海疫情最严重时,他被骂到退网消失,没想到再次现身是全面放开的时候。还是以前那样的大嘴巴,说的句句是实话。

他说,这一轮感染,几乎每个人都跑不掉,院长也好,张文宏也好,都做好了感染的准备。从国外的模型来看,一个月后将达到峰值,届时70%以上的人会感染或已康复。

而按照另一个专家冯子健的说法,第一波可能将感染60%,最终我们将有80%-90%的人会经历感染,而且这其中有22%的人会重复感染,即所谓的王重阳。

对比国外的数据,新加坡是70%,美国是90%。而这其中90%以上的医护都会感染,北京医院的第一批感染医护已经重返岗位了,这就是新十条中所说的“白名单”。

所以大家真的要心疼心疼我们的医护,无论是躺平还是放开,最终吃苦受累的都是医护。我们阳了可以居家,他们阳了之后还得重返岗位,可能这就是所谓的阳阳得阴吧。

既然90%以上要阳,那我们之前打的疫苗还有什么用?我们还需要戴口罩吗?反正伸头也一刀缩头也一刀,早晚都要阳,那岂不是早阳早自由?

这里面的逻辑确实有点绕,显而易见疫苗并没有像专家开始说的那样形成免疫屏障,但可以减少重危症概率,甚至是无症状,口罩实质上好像作用也不大,有用的话就不会防不住了。

那为什么还要强调打疫苗、戴口罩、少聚集呢?是为了错峰感染。不能所有人都赶在第一波感染,即使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兜得住,医疗资源匮乏的偏远地区也会引发挤兑。

所以必须要把第一波感染高峰的峰值降下来,最好不要超过50%,然后把压力后移,从而减轻对医疗系统的压力,通过压平曲线,让感染数量在时间轴上平滑下沉。

现实已经摆在这儿,再争论已经没有意义了,每个人做好阳的准备,并尽量晚阳,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。

三年都挺过来了,不能在冲锋时掉链子。

“神十四”乘组仅隔16天再出舱,创造中国航天员两次出舱活动间隔时间最短纪录;

抗疫三年,我们终于把野生株抗成了大感冒。有人星夜拆围档,有人家祭告乃翁,但也有一部分人骂骂咧咧,他们横竖能挑出毛病来,反正这也不好那也不行。

虽然我不知道和此前骂封控的是不是同一批人,但直觉告诉我,要么是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害,要么是觉得自己比国家的集体决策还高明。

说句公道话,如果不是国家三年倾尽国力的保护,就没有今天中国之局面。新冠从最初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,一路变异下来已经向人类投降,为我们今天的放开争取了时间窗。

我们既不能因为现在的政策推翻此前三年的努力,也不能因为最后一年走了一些弯路就否定此前两年的成果,这既是对历史的不负责,也是对人民的不负责。

更何况,我也不完全赞同一些人认为上海疫情就应该放开的说法。因为上海那一轮是付出500多人生命代价的,如果把时间推迟到8个月前,全国的代价又有多大?

何况现在奥密克戎经过变异传染性极强,已经出现对人体的免疫逃逸现象,最新的毒株R0系数可以达到22,也就是一个人可以传22个人,再延续此前的防疫思路显然行不通。

事实上我们也发现,三年的时间我们的防疫方案从第一版到第九版,一直都是在动态调整的,并没有固步自封,也没有一叶障目,尽最大可能保护了人民的生命健康。

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迎来了新冠大流行呢?那是因为国家把我们保护的太好了,一直到最后病毒投降了,毒性减弱了,才让大家成为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。

前面那么多次交锋,那么多惨烈的仗,国家已经帮我们打完了。现在大家只是封控太久了,所以刚出门感觉太阳有点刺眼,这有什么好抱怨的呢?

封控你抱怨,放开你也抱怨,你到底要闹哪样呢?要知道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方案,也不可能一个方案可以照顾到所有人。

所以我严重怀疑,在当前全世界都在选择与奥密克戎共存的大背景下,还吵着要中国继续封控的人,究竟安的是什么心,打的又是什么算盘?

是不是保供的生意做不下去了,核酸的小屋成垃圾房了,连卖铁皮的都找不到方向了,何况那些囤货居奇的奸商们?

良知这东西,就跟天赋一样,有就有没有就没有,不存在唤醒。

再过两个小时,行程码就将寿终正寝。

根据公告,从13日0时起,陪伴我们三年的“通信行程卡”,所有查询渠道将同步下线。

很多人截图留念。虽然我一点也不怀念它,但那必然是我人生中绕不过去的一段历史,我将如何向我的后人说起它?

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追踪手段,行程码和健康码、核酸码、场所码一起,形成了一个大数据闭环,为科学防疫、精准防控提供了参考依据,也为遏止疫情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但这些都是在特定阶段公众对国家所作出的权利让渡,但不意味着法理上的理所应当。现在流动性管控已经宣布结束,如果仍继续收集公民隐私、甚至以码代管,就没有存在的合理性。

生于2020.2.13,卒于2022.12.13。困扰我们1034天的行程码终于要退出历史舞台了。行程码已卒,健康码、核酸码、场所码还会远吗?

鄂尔多斯已经不再通报阳性人员行程轨迹,而深圳、上海等地也取消了对往返人员的核查防控,一个流动的中国回来了!

如此来看,今年应该不会再有人提什么就地过年了吧!

愿回尽回,让大家好好回家过个团圆年吧!

最好解除禁燃鞭炮令,祝他个岁岁平安。

PS:燕梳楼已入驻抖音平台,大家方便时候搜索关注,有很多是假冒的,请认准头像的“燕”字标识,千万别关注错了

对此,你怎么看?欢迎大家给我留言讨论。如果认同,请转发点赞支持,谢谢

-End -



 
 


Powered by 亚博全站app下载-官方手机版app下载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2 鲍勃官网 版权所有